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一线城市村镇银行的生存经

2017-12-02 00:00   ⁄   新闻资讯   ⁄  

记者梳理发现,北上广深四城共设有52个行政区,村镇银行的数量则达到42家。其中,北京11家,上海13家,广州7家,深圳10家。有些行政区甚至有两家村镇银行。在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中,这些村镇银行的生存境况如何?带着这样的疑问,《农村金融时报》记者调研采访多家地处一线城市的村镇银行一探究竟。

为何设在一线城市?

虽然一线城市的金融竞争往往格外激烈,但主发起行仍选择在此设立村镇银行,记者发现有些主发起行甚至在多个一线城市发起设立村镇银行。例如,马鞍山农商银行分别在广州番禺区、北京平谷区和深圳龙华区设立3家;广州农商银行分别在北京大兴区和深圳坪山区发起设立2家;台州银行分别在北京顺义区和深圳福田区设立2家;哈尔滨银行分别在深圳宝安区和北京怀柔区设立2家。

为什么会在一线城市中设立村镇银行呢?针对这一问题,广州农商银行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北京和深圳虽然金融机构门类齐全,网点密集,但同样部分区域也存在经济和金融发展的空间不平衡。门头沟区和坪山新区在金融服务的深度、广度和覆盖面方面均远远落后于市区,村镇银行有市场空间。”

该负责人还具体指出,门头沟区以山地为主,农林资源丰富,涉农经济有一定规模,且呈现出特色化的形态。一是围绕建设现代化生态新区的规划,都市型现代农业稳步发展,农业综合效益较高。二是农业与旅游业实现深度融合,农游产业发展迅速。但当地针对以上特色产业的金融支持力度仍较为薄弱,信贷门槛相对较高。坪山作为深圳设立的新区,虽然农业产值及比重较低,但区内工业园区林立,中小规模加工贸易企业、劳动密集型企业众多,外来务工人员聚集。同时,金融服务供给却不足,金融机构少,地方政府及监管部门支持新型金融机构布局设点,填补空白。

虽然一线城市的这些地区会有一定的金融空白,但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村金融研究室主任孙同全认为:“这些经济发达地区的经济活跃度高,经济总量大,企业的经营规模普遍较大,金融需求规模也相对较大,在这些地区开展金融服务,成本和风险相对较低,效益当然也相对更好。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主发起行都更愿意在经济发达地区设立村镇银行了。”

银监会在2011年7月发布的《关于调整村镇银行组建核准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指出,在地点上,由全国范围内的点与点挂钩,调整为省份与省份挂钩;在次序上,按照先西部地区、后东部地区,先欠发达县域、后发达县域的原则组建。此外,村镇银行主发起行要按照集约化发展、地域适当集中的原则,规模化、批量化发起设立村镇银行。

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对于村镇银行的选址,我行遵循监管政策导向,坚持以下原则,一是批量化组建,连片培育。目前已分批向监管部门报送发起设立规划,并在广东省(已设6家)、山东省(已设6家)、河南省(已设3家,筹建中1家)、四川省(已设3家)等省份连片设立村镇银行,以发挥规模效应。二是严格落实‘东西部指标挂钩’的监管要求,并优先覆盖欠发达地区、老少边穷地区、粮食主产区,为消除金融空白,落实普惠金融贡献应有之力。截至目前,已覆盖5个国定贫困县、1个省定贫困县以及1个老少边穷地区。”

“在坚持以上原则的基础上,我行对村镇银行的选址有完整而审慎的决策流程,对拟设地开展深入的市场调研。最主要的考虑因素是当地社会经济环境是否有利于村镇银行在落实监管导向的前提下,建立可持续的商业经营模式。”上述负责人强调。

一位监管人士也向记者表示。“我们目前确实有政策导向,如果一家发起行在西部地区发起设立了较多的村镇银行,可以给予一定的政策补偿,即给予其在东部沿海地区发起设立一家村镇银行的机会。这样就是为了鼓励他们多在西部缺乏金融供给的地方设立村镇银行。”

“美丽”与“烦恼”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地处一线城市的村镇银行在管理和经营上也形成了自己的独有的特色。

由于一线经济发达的城市凭借优质的社会公共资源和良好的就业机会,对流动人口形成强大的吸引力,这使得一线城市拥有大量的外来常住人口。

有媒体统计,在四个一线城市中,上海的常住人口最多,达到2419.7万,外来常住人口也最多,达到了980.2万。北京外来常住人口达到了807.5万,位居第二。第三的是深圳,为806.32万,与北京相当。广州的外来常住人口最少,有533.86万。面对如此多的外来人口,以及由此形成的市场环境,村镇银行在信贷人员上也与之相匹配。

针对深圳外来人口占比大的情况,深圳一家村镇银行负责人告诉记者:“刚开始招聘的时候,我们比较重视在深圳有一定生活经历的人,后来经过我们对客户的分析,发现潮汕人比较多,为了服务这些客户,我们会多招聘一些潮汕的人。但是社招的话我们最低标准还是要求应聘人员在深圳当地至少有1—2年的生活经历。此外,因为我们招聘的员工来自全国各地,所以在做业务的过程中如果发现有一个群体是某个地方的人,我们内部也会安排相应的业务人员去服务他们。”

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该行有员工450人,其中土生土长的深圳人不超过30%。不只是深圳,北京一家村镇银行的负责人也表示,在当地从市生产经营的并不全是北京人,市场上的河北人、山东人很多,针对这一情况,该村镇银行在招聘中也不局限于当地人,而是会根据市场和客户来灵活安排。

记者采访发现,在一线城市外来人口占比大的情况下,村镇银行在人员构成和设置上也结合本地实际,根据客户的情况来配置员工。除了在人员配置上更为灵活,面对一线城市相对激烈的竞争,村镇银行在体制机制上的灵活高效也得到释放,产品和服务也更具针对性。

有业内人士指出,相对于传统银行,村镇银行拥有明晰、多元化的产权结构,更兼有一级法人的治理结构,这种扁平化的结构,便于村镇银行根据当地农业、农村实际创新金融产品,按照市场化原则开展经营。在业务上易于立足本土,做小做细,在机制上灵活变通,缩短办理业务流程等。

对此,上海金山惠民村镇银行行长李其龙告诉记者:“金山惠民村镇银行充分发挥村镇银行自主经营、体制灵活、链条短的优势,结合实际需求,打造了具有特色的经营产品和平台,为小微企业和‘三农’提供了丰富的金融产品和便捷优质的金融服务。”

据李其龙介绍,截至2017年8月末,该行总资产21.61亿元,下辖营业网点3个,各项贷款12.08亿元,其中小微贷款余额10.73亿元,占全部贷款88.82%;涉农贷款余额4.99亿元,占全部贷款41.31%。

结合广州当地的实际情况,一位村镇银行的负责人还告诉记者,目前广州的村镇银行在贷款投向上形成了花都区、从化区以“三农”为主,番禺区、增城市、白云区以中小微企业为主,各具特色、各有侧重的发展格局。

不过,在一线城市的村镇银行也有自己的烦恼,广州农商银行相关负责人就告诉记者:“与其它设立在中西部地区的村镇银行相比,深圳坪山村镇银行、北京门头沟村镇银行靠近金融资源集中的城市,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两个问题相对突出,一是对当地优秀金融人才的吸引力偏弱,影响发展后劲。二是品牌形象缺乏优势,部分企业和个人客户对村镇银行不了解、不信任。”

在人才问题上,与中西部地区的村镇银行所面临的招不到人才的境况不同,以一线城市为代表的发达地区则往往面临着留不住人才的问题。

上述广州农商行负责人也表示,针对这一问题,它们一是建立村镇银行高管后备人才库制度,打通上升通道,并提供专属的培养计划。二是鼓励村镇银行探索员工持股。三是与村镇银行分享培训资源,培养专业高效的员工队伍。

广州白云民泰村镇银行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相比当地其它的金融机构,它们的年龄构成更年轻,晋升渠道也更顺畅,年轻人会得到更多的机会。“我们12年入职的一个应届生,从柜员开始做,现在已经做到了支行行长,员工的晋升空间很大。”

除了人才问题,近些年一线城市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迅猛,对村镇银行有没有形成冲击呢?

深圳一家村镇银行负责人认为来自互联网金融的冲击是有的,不过村镇银行与互联网金融的服务对象和方式并不完全相同。“互联网金融所能提供的额度大部分在20万元上下,这部分对我们有一点冲击。但是村镇银行与互联网金融也是有区别的。互联网金融依托互联网技术,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服务客户,不会很深入的去服务一个人,而我们则是点对点的服务,可以走到客户的身边,与客户建立更为紧密的联系。”

上海金山惠民村镇银行副行长傅定川则认为,在发达地区的村镇银行由于自身注册资本和市场定位、目标客户、同业竞争、互联网金融冲击等因素,更加要做到,一是要坚守“惠利三农、服务小微”的市场定位;二是要做“小而精、小而美”的精品银行;三是利用体制机制的优势大力创新。

孙同全还指出,村镇银行是微型社区银行,村镇银行应清楚自身特点,定位于服务县域和广大农村的小微企业和农户,采取差异化战略,避免与大银行竞争;立足县域和农村社区,利用容易获得客户“软信息”的优势,建立客户的信用评价体系,开展关系型贷款,建立与客户的长期、全方位的合作关系;以“小额、分散”为原则,根据客户特点开发多样化、个性化的服务产品;与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企业、农民合作组织建立合作关系。

一线案例

北京顺义银座村镇银行

80%贷款在支行直接发放

顺义区是北京东北部发展带的重要区域之一。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当地的小微企业资金需求大大增加,大部分“三农”和小微企业无法通过大型银行贷款途径筹集到资金,这为北京顺义银座村镇银行的设立与发展提供了必要的市场环境。

提升贷款发放效率

顺义银座村镇银行在贷款业务上,不依赖抵押物,在担保方式选择上,主要推广保证、信用等贷款担保方式,不依赖贷款客户是否具有固定资产等抵质押物,更多的是关注小微企业客户的经营状况和现金流状况。

顺义银座村镇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顺义银座村镇银行当前的全部贷款中,50%以上为保证贷款,有效地解决了一些经营状况良好但缺乏抵押物的客户融资难问题。该行对于保证贷款的大力推广,降低了对小微企业客户抵押物的要求,省去了办理抵押登记所需的时间和费用,从而有效的缩短了贷款办理时间,提升了贷款发放效率。

结合支行一线人员情况,该行还进行灵活授权。“我行基于自身成熟完善的贷审会风险控制体系,设立了总部与支行各级贷审会,并在此基础上,对一线支行行长和业务部门负责人根据其从业年限、风险控制能力水平高低进行不同额度授予不同的贷款审批权限。”

据上述负责人介绍,顺义银座村镇银行的贷款审批权限分为七个等级,授权直批贷款权限从20万至400万元不等。80%以上的贷款在支行层级就能完成审批,既提升了信贷审批的效率,又控制了贷款发放的风险。据了解,截至2016年末,该行共设立了10家支行。

为提升服务效率,顺义银座村镇银行还推出了一套限时服务的规定。“在对当地的经济状况有较为全面认识后,我行于2012年3月发布了《对客户业务限时服务规定》,规定了客户办理每项业务所需花费的最长时间。其中,在贷款业务方面,该文件明确规定新客户贷款需在申请后的4个工作日内办理完结,老客户则需在3个工作日内办理完结。”该负责人表示。

创新信贷产品和服务环节

在信贷产品上,小微企业可以向顺义银座村镇银行申请50至500万元的普贷产品,个体工商户和“三农”客户可以向该行申请100万元以下的小本贷款产品。“只要这些客户有合理的信贷需求、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基本上都能从我行贷到款。”该负责人表示。

该行还将主发起行台州银行的“小本贷款”引入当地。据了解,“小本贷款”运用IPC技术,贷款额度为2000元至100万元,几乎不设客户贷款门槛,主要以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及农户为主要服务对象。

上述负责人表示,“小本贷款”注重“三个强化”:一是强化对第一还款来源的关注;二是强化对客户劳动意愿的关注;三是强化对客户持续经营能力的关注。

顺义银座村镇银行还持续创新担保和还款方式,一方面要求授信人员在发放贷款前与客户做好沟通,为客户选择较为灵活的还款方式,另一方面,还根据客户生产周期尽量延长贷款期限。如对于农业、林业、制造业等资金运用周期相对较长的客户,根据客户实际需求发放6个月以上的贷款,并结合客户资金流状况选择标准分期还款、部分分期还款、灵活分期还款等还款方式。

以“村聚易贷·兴农卡”业务为切入点,该行还建立了前端批量获客、中台集中作业的“半信贷工厂”模式,通过前、中、后台切片分工协作、监控作业、大数据授信模型评级,大大提高了审批准确度和审批效率。

据了解,营销人员通过Pad操作完成客户信息收集、征信查询申请、现场调查、影像材料采集等,后台负责客户信息录入、建群、征信查询反馈、贷款审批等服务。最短90分钟,客户便可拿到急需的资金。“半信贷工厂”模式提高业务效率的同时进一步节省了人力成本,推动了该行小微金融服务向信息化、批量化、集约化迈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